首页 » 电视剧 » 韩国剧 » 迷雾

  • 迷雾

    迷雾第30集

    年份:2018 类型:韩国剧 科幻,惊悚,恐怖

    主演:托马斯·简,马西娅·盖伊·哈登,劳瑞·侯登,安德鲁·布劳尔,托比·琼斯,威廉姆·赛德勒,内森·甘宝

    导演:弗兰克·德拉邦特

    地区:韩国

    语言:韩语

剧情简介

改编自史蒂芬·金同名小说,讲述一个发生在缅因州小镇的恐怖故事:一场厚重的迷雾突然席卷小镇,迷雾中隐藏着神秘的邪恶怪兽,几乎一切生物都在它的攻击范围之内。受困的人竭尽全力,想要逃脱这场迷雾带来的致命威胁。有人说迷雾的结局太烂了,一直冷静理性的男主有如此悲惨的结局,而那些超市里愚昧的人群却活了下来。但我觉得这正是这部电影变得耐看的地方——生活本来就是充满了随机性,从不会因为一个人更加善良或者正义就眷顾于他,面对种种变数,我们只能根据前人的经验去权衡,而分析并按照拥有最大可能性的路径前行的行为我们称之为理性。毫不意外,总体看来理性机敏的人所获得的结果往往要更好。但永远不要忘了,人所能做的不过是概率,却无法确定结果。所以哪怕放到宏观上来说是往往会更好,放到个体身上,却不一定会是这样。这就是看到电影最后一幕,轰隆中突破雾帐的是人类的坦克时,我的想法“不会吧,不会吧,靠,太他妈真实了。”
生活真的就是这样,很多时候你不是越努力,比其他人都高明,就越会有好的结果,你所有优秀的素质和明智的行动,都只是让你可能有更好的结果而已。很多时候,正如这部电影中一样,英雄一般的众望所归的人,和平庸的一无是处的人,在命运前面似乎没有任何区别,就好像一个顽童在一群蚂蚁中踩死几只的时候,并不会去分别这些蚂蚁一样。也许确实可以说,相对于在远离蚁窝跑来跑去的蚂蚁,离蚁窝更近的蚂蚁可以先一步逃到动力,更加安全,但这也仅仅是可能而已——我们不会因为一个顽童在没有杀死地面上所有蚂蚁的时候就跳到蚁窝边上把蚁窝挖开而吃惊。所以最后一路奋战的主角要杀掉自己的儿子,先开始不管不顾的跑走找女儿的女人得到了全家团圆,超市里的人很可能获救了。有人说女人活下来说明母爱可以拯救自己或者开始的时候怪还没那么多什么的,我觉得其实根本不是这样,只是巧合而已,因为所有的这些人,其实就像蚂蚁一样,没有什么区别。事实上很多“好”的恐怖片中,让我们毛骨悚然的鬼怪恶魔的不按常理出牌,不可沟通,让电影中的人绝望崩溃的行为模式,本身就存在于日常的生活中。在我们恐惧与命运的无常的时候,我们本身也是无常的一部分。。
结束后我继续在豆瓣上看影评,有一篇非常有意思,里面描述这些异空间生物,而这引起了我更多的思索。电影在划分人群的时候,很典型的分出了——现实派,迷信派,以及自由派。现实派就是那个黑人律师,带着一票儿人出去喂了虫子,自由派就是男主这批人,在大家赞许的目光中开着主角光环进行着探索,分析与行动。我开始的时候也认为这批人,在隐喻中,代表着人类进步的力量,思维开放,行动果决,对人性有深刻的思考和前瞻性。但看完那篇影评后,我突然开始想——这部电影,真的是无解恐怖片么?男主的行为,真的是最优化的决策了么?他们真的如同那个老头最后所说得那样,在已知中做到了最大化的趋吉避凶了么?
于是我想到了,其实他们知道蝎尾巨蚊是被光吸引而来的,但他们还要一直把超市的大灯打开;事实上这些巨蚊,甚至是更大型的怪兽也确实不是以人类为食的,因为窗户破碎后我预计的大范围伤亡并未出现,他们造成的结果甚至还不如丧尸片中僵尸突破窗户造成的后果严重。似乎这两种主要生物,其实都是被光所吸引过来的,而随后的攻击,不过是他们本能的行为而已。至于火焰的使用,除了烧死了一个人以外,对虫子造成的伤害并不出彩。甚至是电影中最让人棘手的蜘蛛怪,既能被老头用木棍插中,致命毒丝的速度又可以让人闪开,虽然是群体出现但从未进入过超市。除了触手外更大型的怪也从未主动攻击过超市。这些怪物从未表现出智力和组织性,反应速度也不是很快,面对枪支没有任何的抵抗力。这些都说明它们不可能战胜人类的军队。所以其实在超市坚守是更为明智的策略。
电影中,主角团队对人群的总体行为进行了预测,而事实也确实和他们的预测相符,同时也让他们的出走显得合理。但其实人群坠入迷信的深渊和主角团队的不作为也有很大关系。主角团队从来就没想过要团结多数人,在女巫四处煽动的时候,他们仅仅冷眼旁观。女巫的话其实很好戳穿,旧约中上帝想杀人都是一夜全部杀的干干净净,生物的异像,比如埃及让摩西出走的时候,只是为了警告人们,先知和信徒不会被异像伤害(想象一下上帝降下蝗灾的时候摩西被咬死了),虽然可以说她确实没被巨蚊叮,但有豆友分析了那纯粹是虫子的本能行为,而且很明显这个巫婆自己都不相信她能毫发无损的在虫子中存活。但主角团队在整个过程中什么都没有说,也没有展开任何积极的行动,在我看来他们其实不在意这些超市的人是死是活,一边有迷幻的希望,一边冷漠的不在意,所以与其说人群因为人性的黑暗选择了迷信,不如说是主角团队逼迫他们不得不选择迷信。当然,最后主角团队还是忍不住了一枪把那个女人崩了。这里我想说主角还是很幸运的,狂信徒通常的表现会一拥而上把这些人全部血祭,不要说他们害怕枪支,因为如果巫婆说得是真的,上帝怒火的方式是让他们被虫子咬死,所以其实他们的选择就变成了a.被虫子咬死下地狱;b.被枪打死上天堂。我觉得大多数人都会选择后者。。
有人会觉得似乎电影一步步验证了女巫的话,出超市会死。但我想说的是,其实生活的结果很多时候在于你做出怎样的选择,正确的分析方式和过程,只是为了保证更大概率的作出正确的选择,但也就是这样了。这点在阿甘正传中也得到了体现。主角团队可能确实在分析执行的时候明显要优于女巫,但仔细想来,他们其实没有明显的规划和目标,没有大局上的策略,甚至连众多僵尸片里的幸存者都不如。说实话如果不是因为女巫太愚蠢太不靠谱,我很难相信这样的人可以拉着别人一起和他行动。所以如此的情况下,其实他们的失败反而算是正常的结果。其实主角团队和开始出走的律师团队没有本质区别——他们全都忽视现实的线索,并没有仔细的分析形势。所以其实也可以把整部电影主角团队的挣扎看成是律师团队遭遇的详细版本。
所以,在这部电影中,其实整个形势还算是仁慈的,存在一条路让他们可以顺利团结众人,坚持到救援的来临,只是没有人发现而已。。所以最后主角团队只有无尽痛苦的主角存活,而超市人群也深陷罪孽和痛苦之中。也许生活中也是这样,在看似不可能的情况下,还存在着细微的路径?我个人认为,电影还算是多少美化了生活,因为生活中确实存在无解的局面。
最后关于男人是否应该枪杀同伴,是否应该再等一下的问题,其实也存在着更好的解决方式——把枪给女主,自己走出去找汽油,附近应该就有其他的车辆。如果回不来他们四个人就自杀。但重新看了两遍迷雾中最震撼人心的巨型怪物的片段之后,配合着那样的音乐,我确实能体会到那种深沉的绝望感。这里我想说,撇开那个出去找汽油的策略,在男主当时的心境和已知下,枪杀同伴是最好的选择。坦克确实有可能在十分钟后出现,但更可能的是最后依旧作为虫子的食物。这点其实十分显然,就好像那个有孩子的母亲虽然最后一家存活,但没有人会认为其实早就应该和她一起走了一样。。
回到最开始的话题,我想说,生活不会因为你更加优秀就对你更加仁慈,你改变得再多,也逃避不了色子的存在,但这是我们唯一能做的,所以依旧要努力去做。

迷雾影评

有人说迷雾的结局太烂了,一直冷静理性的男主有如此悲惨的结局,而那些超市里愚昧的人群却活了下来。但我觉得这正是这部电影变得耐看的地方——生活本来就是充满了随机性,从不会因为一个人更加善良或者正义就眷顾于他,面对种种变数,我们只能根据前人的经验去权衡,而分析并按照拥有最大可能性的路径前行的行为我们称之为理性。毫不意外,总体看来理性机敏的人所获得的结果往往要更好。但永远不要忘了,人所能做的不过是概率,却无法确定结果。所以哪怕放到宏观上来说是往往会更好,放到个体身上,却不一定会是这样。这就是看到电影最后一幕,轰隆中突破雾帐的是人类的坦克时,我的想法“不会吧,不会吧,靠,太他妈真实了。”
生活真的就是这样,很多时候你不是越努力,比其他人都高明,就越会有好的结果,你所有优秀的素质和明智的行动,都只是让你可能有更好的结果而已。很多时候,正如这部电影中一样,英雄一般的众望所归的人,和平庸的一无是处的人,在命运前面似乎没有任何区别,就好像一个顽童在一群蚂蚁中踩死几只的时候,并不会去分别这些蚂蚁一样。也许确实可以说,相对于在远离蚁窝跑来跑去的蚂蚁,离蚁窝更近的蚂蚁可以先一步逃到动力,更加安全,但这也仅仅是可能而已——我们不会因为一个顽童在没有杀死地面上所有蚂蚁的时候就跳到蚁窝边上把蚁窝挖开而吃惊。所以最后一路奋战的主角要杀掉自己的儿子,先开始不管不顾的跑走找女儿的女人得到了全家团圆,超市里的人很可能获救了。有人说女人活下来说明母爱可以拯救自己或者开始的时候怪还没那么多什么的,我觉得其实根本不是这样,只是巧合而已,因为所有的这些人,其实就像蚂蚁一样,没有什么区别。事实上很多“好”的恐怖片中,让我们毛骨悚然的鬼怪恶魔的不按常理出牌,不可沟通,让电影中的人绝望崩溃的行为模式,本身就存在于日常的生活中。在我们恐惧与命运的无常的时候,我们本身也是无常的一部分。。
结束后我继续在豆瓣上看影评,有一篇非常有意思,里面描述这些异空间生物,而这引起了我更多的思索。电影在划分人群的时候,很典型的分出了——现实派,迷信派,以及自由派。现实派就是那个黑人律师,带着一票儿人出去喂了虫子,自由派就是男主这批人,在大家赞许的目光中开着主角光环进行着探索,分析与行动。我开始的时候也认为这批人,在隐喻中,代表着人类进步的力量,思维开放,行动果决,对人性有深刻的思考和前瞻性。但看完那篇影评后,我突然开始想——这部电影,真的是无解恐怖片么?男主的行为,真的是最优化的决策了么?他们真的如同那个老头最后所说得那样,在已知中做到了最大化的趋吉避凶了么?
于是我想到了,其实他们知道蝎尾巨蚊是被光吸引而来的,但他们还要一直把超市的大灯打开;事实上这些巨蚊,甚至是更大型的怪兽也确实不是以人类为食的,因为窗户破碎后我预计的大范围伤亡并未出现,他们造成的结果甚至还不如丧尸片中僵尸突破窗户造成的后果严重。似乎这两种主要生物,其实都是被光所吸引过来的,而随后的攻击,不过是他们本能的行为而已。至于火焰的使用,除了烧死了一个人以外,对虫子造成的伤害并不出彩。甚至是电影中最让人棘手的蜘蛛怪,既能被老头用木棍插中,致命毒丝的速度又可以让人闪开,虽然是群体出现但从未进入过超市。除了触手外更大型的怪也从未主动攻击过超市。这些怪物从未表现出智力和组织性,反应速度也不是很快,面对枪支没有任何的抵抗力。这些都说明它们不可能战胜人类的军队。所以其实在超市坚守是更为明智的策略。
电影中,主角团队对人群的总体行为进行了预测,而事实也确实和他们的预测相符,同时也让他们的出走显得合理。但其实人群坠入迷信的深渊和主角团队的不作为也有很大关系。主角团队从来就没想过要团结多数人,在女巫四处煽动的时候,他们仅仅冷眼旁观。女巫的话其实很好戳穿,旧约中上帝想杀人都是一夜全部杀的干干净净,生物的异像,比如埃及让摩西出走的时候,只是为了警告人们,先知和信徒不会被异像伤害(想象一下上帝降下蝗灾的时候摩西被咬死了),虽然可以说她确实没被巨蚊叮,但有豆友分析了那纯粹是虫子的本能行为,而且很明显这个巫婆自己都不相信她能毫发无损的在虫子中存活。但主角团队在整个过程中什么都没有说,也没有展开任何积极的行动,在我看来他们其实不在意这些超市的人是死是活,一边有迷幻的希望,一边冷漠的不在意,所以与其说人群因为人性的黑暗选择了迷信,不如说是主角团队逼迫他们不得不选择迷信。当然,最后主角团队还是忍不住了一枪把那个女人崩了。这里我想说主角还是很幸运的,狂信徒通常的表现会一拥而上把这些人全部血祭,不要说他们害怕枪支,因为如果巫婆说得是真的,上帝怒火的方式是让他们被虫子咬死,所以其实他们的选择就变成了a.被虫子咬死下地狱;b.被枪打死上天堂。我觉得大多数人都会选择后者。。
有人会觉得似乎电影一步步验证了女巫的话,出超市会死。但我想说的是,其实生活的结果很多时候在于你做出怎样的选择,正确的分析方式和过程,只是为了保证更大概率的作出正确的选择,但也就是这样了。这点在阿甘正传中也得到了体现。主角团队可能确实在分析执行的时候明显要优于女巫,但仔细想来,他们其实没有明显的规划和目标,没有大局上的策略,甚至连众多僵尸片里的幸存者都不如。说实话如果不是因为女巫太愚蠢太不靠谱,我很难相信这样的人可以拉着别人一起和他行动。所以如此的情况下,其实他们的失败反而算是正常的结果。其实主角团队和开始出走的律师团队没有本质区别——他们全都忽视现实的线索,并没有仔细的分析形势。所以其实也可以把整部电影主角团队的挣扎看成是律师团队遭遇的详细版本。
所以,在这部电影中,其实整个形势还算是仁慈的,存在一条路让他们可以顺利团结众人,坚持到救援的来临,只是没有人发现而已。。所以最后主角团队只有无尽痛苦的主角存活,而超市人群也深陷罪孽和痛苦之中。也许生活中也是这样,在看似不可能的情况下,还存在着细微的路径?我个人认为,电影还算是多少美化了生活,因为生活中确实存在无解的局面。
最后关于男人是否应该枪杀同伴,是否应该再等一下的问题,其实也存在着更好的解决方式——把枪给女主,自己走出去找汽油,附近应该就有其他的车辆。如果回不来他们四个人就自杀。但重新看了两遍迷雾中最震撼人心的巨型怪物的片段之后,配合着那样的音乐,我确实能体会到那种深沉的绝望感。这里我想说,撇开那个出去找汽油的策略,在男主当时的心境和已知下,枪杀同伴是最好的选择。坦克确实有可能在十分钟后出现,但更可能的是最后依旧作为虫子的食物。这点其实十分显然,就好像那个有孩子的母亲虽然最后一家存活,但没有人会认为其实早就应该和她一起走了一样。。
回到最开始的话题,我想说,生活不会因为你更加优秀就对你更加仁慈,你改变得再多,也逃避不了色子的存在,但这是我们唯一能做的,所以依旧要努力去做。